2018年3月

原标题:港媒:中国战机攻克高海拔难题 强化空中防御

港媒称,军事分析人士称,中国战斗机在该国西南山区参加演习的画面表明,军方已经克服了飞机处于高海拔时的发动机问题。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3月15日报道称,解放军官方网站12日发布了歼-10和歼-11战机在雪山上空低飞的视频。

▲资料图片:空军歼-11战机在雪域高原飞行训练。(新华社)▲资料图片:空军歼-11战机在雪域高原飞行训练。(新华社)

这些飞机是中国第三代轻型多用途战斗机机群的组成部分,它们使用的是俄制AL-31F发动机。

报道称,视频中还有一架陕西运-9运输机在一处高海拔机场起降的画面。

▲陕西运-9运输机在一处高海拔机场起降。(中国军网)▲陕西运-9运输机在一处高海拔机场起降。(中国军网)

报道称,视频中还有一架西安歼轰-7歼击轰炸机正在被雪覆盖的地带上空飞行,扩充了人民解放军空军西部战区司令部的战斗阵容,该战区涵盖从重庆到西藏和新疆。

西部战区空军司令员战厚顺在视频中称,国内和国际训练提高了空军的战备能力。

战厚顺表示,在各种演习中,他们不仅瞄准假想对手,而且更注重获得有用、有效的战斗技能。

▲西部战区空军司令员战厚顺接受采访。(中国军网)▲西部战区空军司令员战厚顺接受采访。(中国军网)

军事分析人士称,这些战机明显飞行顺利,这表明空军已经克服了发动机的高海拔问题,从而加强了人民解放军对西部边境的防御。

军事评论员宋忠平说,高海拔气压不足使得飞行非常困难,而山区气流变化令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宋忠平说,这段视频显示,中国战机的发动机在复杂地理环境中的稳定性得到提升。这也表明中国已经在本国西部建立了高度专业化的空军部队。

香港军事评论员梁国梁称,一旦发动机问题得到解决,中国的战机将能在高海拔地区轻松起降。

责任编辑:张建利

巩振兵巩振兵

来源:北京商报

肖玮 郭诗卉

3月16日晚8时左右,外卖董事长(原CEO)巩振兵在微信朋友圈分享了一首歌曲,名叫《启程》,随后他在百度外卖的同事纷纷评论并送上祝福。而北京商报记者独家获悉,巩振兵已经离开了百度外卖,这也是继百度外卖原CTO耿艳坤、原副总裁陈青离职后,又一位创始团队成员离开。而巩振兵的离职也被不少公司内部人员视为百度外卖这一品牌正由强转弱的一大征兆,同时也是其母公司饿了么即将进入阿里的信号。

创始团队接连出

事实上,此次巩振兵的离开,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是“早晚的事”,百度外卖自被饿了么收购以来,公司原高层离职的消息便接连不断。巩振兵作为原百度外卖的CEO,虽在收购后不久就被任命为百度外卖董事长,但这一任命在外界看来就是被架空,不再掌握话语权。虽然这一说法饿了么方面表示并不认同,但据百度外卖内部人士透露,在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巩振兵便很少现身,也很少参与百度外卖的相关事务,在被任命为百度外卖董事长之后更是如此。据相关知情人透露,巩振兵已经收到了一些公司的邀约,但他并未明确未来的去向,仅表示希望能够借此机会多陪伴家人。

企业被收购,原高层离职似乎是互联网行业普遍规律。去年8月24日,饿了么正式宣布收购百度外卖后,9月8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百度外卖原CTO耿艳坤便离职,随后加入此前与百度外卖传出绯闻的顺丰,他的离职也成为百度外卖高层“出走”的开始。去年12月18日,负责百度外卖渠道及商户的百度外卖副总裁陈青离职,有传闻称陈青已加盟去年被收购的外卖平台到家美食会。

上述这三位是百度外卖创始团队的核心,除此之外,百度外卖物流、渠道、技术等主要部门的部分管理层也相继离开,而高层震荡也对百度外卖的业务造成的很大的影响。一位百度外卖内部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百度外卖已经没有了当初的优势,消费者投诉不断增加,品牌影响力趋弱。

或为进阿里铺路

无独有偶,2月26日,一则阿里即将收购饿了么的传闻成为今年春节后外卖行业的首个重磅消息,虽然阿里及饿了么均未对此传闻做出公开回应,但在次日,饿了么投资方华联控股发布公告证实了阿里正在与饿了么就收购事宜接触的消息,但否认了自己与就饿了么股权转让事项签署协议的说法。而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上周百度外卖高层也曾与阿里方面有过接触,这也被百度外卖内部人士认为是阿里在收购饿了么之前来了解公司的情况。

事实上,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是由阿里提供融资支持,由此很多业内人士认为是饿了么即将进入阿里的信号,虽然当时饿了么CEO张旭豪明确否认了这一说法,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双方在就收购事宜进行接触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饿了么在宣布收购百度外卖时,张旭豪就曾明确表示是饿了么与百度外卖将实行双品牌运营,而在收购后的第一份人事任命中,新任百度外卖CEO魏海的主要负责百度外卖业务及双品牌战略落地工作。但在上述收购宣布后不久,双方就开始在部分地区强推融合,对百度外卖的代理商、渠道、商户等资源进行融合和裁撤,并引发了百度外卖代理商的不满。与此同时,百度外卖原有专职配送团队也已经所剩无几,该公司此前优势所在的自营物流也变为主要以众包为主的配送模式,并且这部分运力也已全部被划入饿了么的运力池。在上述百度外卖内部人士看来,这样的强力融合也是造成目前百度外卖配送效率低下,投诉不断增加的主要原因,而这也直接导致了百度外卖市场份额的进一步流失,所谓的双品牌运营也几乎成为泡影。

饿了么在收购百度外卖时所说的双品牌运营,在当时被很多业内人士认为是挽留百度外卖核心团队的做法,但实现的可能性却很小,而随后双方强推融合的做法,也与双品牌运营的思路相悖。有分析人士指出,这样快速融合,很有可能是在为阿里收购饿了么做准备,尽可能减少收购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阻力。

平台之争远未结束

百度外卖风光不再,但同时在外卖市场的平台之争还远未结束。目前,两大主角美团外卖及饿了么的市场份额也在近半年内有了十分明显的变化。就在饿了么宣布收购百度外卖当天,饿了么及美团外卖就已经开始了数据之争。当时美团外卖提供了一份来自Trustdata的《2017年上半年中国外卖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中国外卖市场交易规模为911.9亿元,报告期内中国外卖市场份额(交易额)美团外卖以45.2%领跑,饿了么以36.4%位居第二,百度外卖则仅占有6.3%。而饿了么也旋即提供了一组来自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中国在线餐饮外卖市场研究报告,报告显示目前外卖市场市场份额中,饿了么以41.7%保持领先,美团外卖以41%紧随其后,百度外卖则仍然保有13.2%的份额。

但在近日,国家信息中心发布了一份《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8)》。报告显示,在生活服务领域共享创新火爆的同时,市场淘汰、企业并购的步伐也在加快。以外卖市场为例,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行业格局基本确定,行业市场份额集中度进一步加剧。但更值得注意的是,报告中提到,目前美团外卖用户数超2.5亿,占据62%的中国市场份额,活跃配送骑手超过50万,覆盖城市1300个。从此数据表现来看,饿了么在收购百度外卖后市场份额不增反降,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反应出外卖“双雄”目前的发展状况,同时也印证着百度外卖正在渐行渐远。

但外卖市场格局还在不断发生变化,除了美团外卖以及饿了么之外,百胜中国以及即将开始运营的滴滴外卖都是外卖市场的新秀,它们也将为这看似已经确定的外卖市场格局增添不小变数。但无论这些平台未来将会选择什么样的打法,都需符合现在的市场趋势,在改变传统餐饮行业的同时服务好平台的用户及商户。

2004年,《时间简史》中文版译者吴忠超及其妻子杜欣欣在英国剑桥霍金办公室  图/受访者提供2004年,《时间简史》中文版译者吴忠超及其妻子杜欣欣在英国剑桥霍金办公室  图/受访者提供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1979年,吴忠超以中国科技大学高级访问学者的身份来到英国剑桥大学,在霍金领导的研究小组学习。1984年,他在霍金的指导下获得了剑桥大学博士学位。1985年,他和霍金合作发表了量子宇宙学数值解的论文。学成归国后,吴忠超先后翻译了霍金的《时间简史》、《果壳中的宇宙》等多本著作,并与霍金保持着终生的友谊。

2018年3月14日,远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吴忠超获悉霍金去世的消息,一时间思绪万千,不禁回想起霍金三次访问中国,以及他不同程度的参与过程。在越洋电话中,这位71岁的物理学教授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了那些往事。

合肥能够让他“存活”

1980年代,中国刚刚向世界敞开国门,很多外国人都想来这个神秘而又古老的国度一探究竟。大科学家霍金也有这个想法,他很想来中国,但又不知道去哪个研究机构访问合适。此时,正在剑桥大学学习的吴忠超,就向他推荐了自己的母校中国科技大学。

当时在国内,中科大在霍金的研究领域即天体物理学与宇宙学方面的工作是很突出的。经吴忠超推荐后,霍金马上就记住了这所学校。吴忠超说,霍金对中国抱有很大兴趣,他后来甚至还想去西藏,但最终因身体条件不允许而作罢。

1982年,中科大通过吴忠超向霍金发出了邀请函。那时候还没有电子邮件、手机等现代化通讯手段,就连电话也不普及,因此双方是靠邮寄信件联络。吴忠超回忆说,“因为中国当时还比较落后,中科大寄过来的信件,信纸都是发黑的,这在英国显得很拿不出手,但霍金对此也理解,并不以为意。”

在邀请霍金的过程中,中科大一度遇到了阻碍,原因是英国驻中国大使馆不同意。他们的理由很简单:合肥是个小地方,交通不便,不适合重残疾人霍金这个“大不列颠国宝”访问。霍金的饮食是专门制作的,需要从英国空运来。北京与英国之间的交通还可以,而合肥就太差了,要想把必要的补给及时运到合肥,似无保障。不过,吴忠超表示,在1985年,霍金的健康状况还不像后来那么差,他尚能自己操纵电动轮椅四处行走。

中科大并未就此作罢。霍金本人也很想来华,他告诉中方,只要能保证他在合肥“存活”(survive),他就会来。为此,中科大于1983年请伦敦玛丽王后大学教授伯纳德·卡尔来访。卡尔是霍金早期的学生,也是研究黑洞的学者,业余时间还研究心灵感应。请他来合肥的目的之一,就是要他看看合肥这个“小地方”是不是足以让“大不列颠国宝”存活三四天。卡尔在来华之前,还带着他的日本女朋友请吴忠超吃了顿饭,目的是私下了解一下中国的情况与中科大的研究工作。

卡尔于1983年6月访问了中科大,他学术演讲的题目是“人择原理”(即人只能研究人可生存的宇宙)。回到英国后,卡尔向霍金报告了他考察结论——合肥在霍金可生存的宇宙中。因此,当中科大再度邀请霍金时,英国使馆没有再反对。1985年4月,43岁的霍金首次访华成行。安徽省破例将霍金安排住在稻香楼宾馆,这里是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曾经下榻的地方。吴忠超于1984年在剑桥毕业后,他在霍金的推荐下,随即前往欧洲大陆与美国等多国访学。因此,他未能陪同霍金来合肥。

霍金对合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吴忠超说,“他后来到过北京、香港、杭州等多个地方,但觉得合肥最好,中科大最好。在与我的几次交谈中,他唯一多次问起的,就只有中科大。我想,这可能是因为中科大的学术氛围与水平都很好,他在合肥的学术交流质量很高。此外,在1985年,霍金的《时间简史》还没有写出来,他的名气还只局限于学术界,来听他讲座的都是业内人士与相关专业的大学生,这可能也是在合肥的学术交流质量高的原因之一。”

《时间简史》的中文版权费300美元

1988年4月1日,霍金的《时间简史》在英国出版,吴忠超在当年就完成了这本书的翻译工作。然而,他在国内联系了好几家出版社,却没有人愿意出版。大家都不看好这本书的销售,觉得不会有人看。

经过一番辗转,最终,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表示有兴趣出版这本书,并以极其便宜的价格——300美元买下该书的版权。吴忠超说,那个时期,国内还不太有知识产权的概念,因此他向出版社强调,一定要取得《时间简史》中文版的授权。“如果他们没有这笔外汇,我宁可自己出这个钱。”

1993年,《时间简史》在国内出版,一开始,销量并不好。但在出版社、媒体与知识界的推介下,《时间简史》逐渐在中国走红。迄今,这本书的销量已远超100万册,在大城市地铁口的书摊上都能见到,究竟有多少盗版更是无法统计。相比之下,国内很受欢迎的科普著作的销量往往也只有5万册左右。

伴随《时间简史》的畅销,霍金在中国的知名度已经远非1985年可比。2002年,应美籍华裔数学家丘成桐之邀,霍金二次访华。在北京,他受到了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的接见。而他首次访华那次,中科大为了体现对客人的尊重和提高接待“档次”,经过多方努力也只是找到了一位身份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天文学教授来作陪。

霍金来北京参加国际数学家大会之前,应浙江大学的邀请,在杭州呆了一周时间。与1985年自己从北京坐火车去合肥不同,霍金一行坐飞机抵达上海后,就由浙江大学从全省找出的唯一一辆残疾人专用汽车专程接到杭州。在此期间,吴忠超全程陪同。

2002年8月15日,霍金在浙大体育馆做了题为《膜的新奇世界》的演讲。当时,这座可容纳3000人的场馆座无虚席,甚至有人爬到了屋顶上。吴忠超回忆道:他听说霍金演讲的出场费一般为5万英镑,而霍金在日本的演讲费更高,因为日本人有钱,但霍金在浙大演讲是不收费的,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他对中国的友好情谊。虽然浙大是尊重霍金的,演讲票是免费的,可是在会场外面,一张演讲票仍然被炒到400~500元。对于许多学生从上海赶来,浙大只凭火车票即让他们进场。

霍金十分享受这座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美誉的城市。据吴忠超回忆,霍金在杭州坐画舫游了西湖,赏了荷花,看了比剑桥历史还要古老的三潭印月,并在杭州老城区的河坊街上“逛吃逛吃”。在河坊街钱塘人家用晚餐的时候,由于霍金不能吃素油,只能吃黄油,并且不能吃面粉,店家为他准备了特殊的炒粉。大堂里摆好两张大长几案,上陈时鲜水果四种。不过,虽然店家使出了浑身解数,霍金却只能吃眼前几样简单的菜肴。

后来,人们敬他一杯米酒,酒盛在古香古色的三角樽中,霍金的夫人伊莱恩将樽送至他嘴边,霍金一饮而尽,当然大部份都流在了他系着的餐巾上。尽管如此,霍金似乎胃口很好,酒后兴致很高,这时,吴忠超看见他在电脑上打出一行字:“我能解决M理论了!”他按动语音合成器,发出酒后豪情。 

杯觥交错之间,吴忠超看见他又写道:“在中国,像罗马人那样的行事,mixmetaphors(我猜,他想说的是入乡随俗)。”一会儿,他又写道:“85年我首次访华,那时候我并不出名,和这次一样,人们总是围观我,那是因为我坐在轮椅上。” 

后来,霍金又在电脑屏幕上打出有关“死亡”的话,可惜周围人都无法理解其意。对此,吴忠超说,一般长期从事科学研究的人,行文和口述表达都力求简洁,而霍金的情况更使他的交流更为简洁,然而人的感情丰富多样,情绪瞬息万变,当他还来不及表达心有所感时,那些感觉可能早已云消雾散。因为他的表达相当费时,他或许宁愿不说了。当一个人不能即时地与亲友分享喜怒哀乐时,那种寂寞是无边的,也的确令人懊丧无比,这是任何荣誉和恭维所不能补偿的。 

在两个多小时的用餐中,“钱塘人家”以八面大屏风拦住了围观的民众,胡庆余堂前灯光如昼,好奇的人们隔着屏风和警戒线,一直不愿散去。

值得一提的是,在北京,霍金第二次登上了八达岭长城。早在1985年首次访华时,霍金就登过长城。当时,八达岭上还没有无障碍设施,没有能力接待残疾人。“但他却表示, 如果不让上长城,他就自杀。”因此,当时负责招待的北师大教授刘辽,只好找来几名男研究生,将霍金抬上了长城。而这一次,八达岭长城已经有了观光缆车,并专门为霍金改装了缆车。

中国“霍金热”的高潮

2006年6月17~24日,霍金第三次访问中国,在北京出席了世界弦论会议并发表演讲。此次访华前,霍金邀请吴忠超赴剑桥,讨论访问中国的细节问题。吴忠超为此从美国专程飞回北京,全程陪同霍金。

到京第二天下午,霍金就去了天坛。在他们到达之前,天坛公园的负责人已在门口迎接,入门之处已经铺上为轮椅行走的斜坡。沿途碰到不少中外游客,外国游客都知道来者何许人也,一位金发女人举起双手,不断地对着霍金飞吻。 

霍金来到圜丘。圜丘一共三层,每层有九个台阶。轮椅无法行走,只好由来自中科院物理所的4名年轻人连人带椅抬上去。 霍金的轮椅重近140公斤,主要是电池很重。

2006年,霍金访华,在天坛参观时被媒体包围。图/受访者提供2006年,霍金访华,在天坛参观时被媒体包围。图/受访者提供

据吴忠超回忆,霍金的护士茱迪曾担心抬轮椅上台阶有危险。抬霍金的4个年轻小伙儿都来自甘肃,虽瘦却精壮。“他们抓住轮椅的底架,一声‘起’,轮椅就上了几个台阶。在台阶之间,他们休息了两次,最后将霍金抬上最高层。此举令茱迪完全放心。其后,她再未对此质疑过。”

霍金一行人在圜丘上围绕着天心石反时针转一周,但由于游客和媒体围观,未能尽赏全景。于是他们请围观者退后,顿时,圜丘空旷,霍金将天坛全景尽收眼底。 

当天的天气很热,护士不时地为霍金的气管切口喷水,以保持湿润。自1985年因肺炎切开气管之后,霍金的上呼吸道的通气全靠气管切口。切口需要随时保持湿润,以防感染。热气烤红了霍金的脸,他有时皱眉,表情比较痛苦。好在阳伞之下,时有微风,总算还可以忍受。吴忠超说,他知道霍金有很强的好奇心与意志力。 

下了圜丘,他们通过丹陛桥甬道往祈年殿走去。大家簇拥着轮椅,英文导游向他讲解天坛的来龙去脉。走着走着,霍金忽然要求停下。当天的气温高至35~37度,虽然已是下午5点多,热浪的余威仍在。大家都以为霍金想回去了,关切地等待着他说话。所谓说话,也就是看他在电脑屏幕上写什么。 

过了一分多钟,只见霍金的屏幕上出现了两个词:“marble way”。原来,他要走的是正中间大理石铺就的道路。大家全都大笑起来。丹陛桥甬道分三条,右甬道为皇族走,左甬道为文武百官走,而中间则为神道。吴忠超的妻子杜欣欣当时就说:“他是够聪明的,无论从形而上还是形而下来看,走中间甬道都是最佳选择。”她解释说,“你看中间的甬道是大理石的,光滑无比,而两旁却是方砖路。” 

霍金走在神道上,看起来兴致更高了。走到祈年殿前,霍金让吴忠超为他拍照。吴忠超说,他感觉,这是霍金在北京最开心的一天。当天晚饭时,他问霍金,这回游览天坛和当年游览故宫有何不同。霍金说,故宫的阶梯更多。忽然,他问道:“Where is my photo of ascent of K2?” K2是指喀拉昆仑山脉的乔格里峰,此山为世界第二高峰,西方登山者称之为K2。对于霍金来说,天坛的27级台阶犹如K2一样高。后来,霍金在写自传《我的简史》时,在众多游览世界各地的留影中,就选了天坛的这张照片放进书中。

2006年那次访华,霍金在人民大会堂与友谊宾馆分别作了演讲。其中,在人民大会堂的演讲观众人数之多、场面之热烈,令吴忠超印象深刻。2006年,中国的传统媒体与传统互联网正空前繁荣,门户网站如日中天,当时,一批活跃的市场化媒体掌握着舆论的话语权。在这种情形下,霍金的访华之行,受到了媒体的疯狂追捧。为防止受到喜欢穷追猛打的记者骚扰,霍金和他的随从人员将友谊宾馆4号楼的最高层全部都包了下来,并有保安24小时看守。

霍金在友谊宾馆举行了一场记者招待会。会议组织者提前通告媒体,让他们提供问题,从中挑出若干合适的,让霍金过目,预先准备好答案,存在电脑中。这样在现场可节约许多时间。但直到记者会头一天晚上,吴忠超他们也没收集到合适的问题。 

吴忠超说,中国记者最爱问的问题往往是,“你认为我国的科学已经达到何等水平”“中国人何时能得到诺贝尔奖”之类的,或者是易经玄学和科学的关系等等。他拿到问题后一看,果然不出所料。“这类问题相当于一个女人问来家的访客:‘我是否漂亮?’你让来客如何回答?我认为这些问题都是不恰当的,所以只得另拟了五道问题。”

就是在这次记者会上,向来不掩饰自己对异性的兴趣的霍金,又说了一句令中国媒体津津乐道的话:“我喜欢中国文化,中国食物,最欣赏中国女性。她们非常漂亮。” 

值班编辑:俞杨

新华社河内3月17日电 越南前总理潘文凯17日在越南南部胡志明市去世,享年85岁。

据越通社报道,越南高级官员卫生保健服务委员会发布的消息说,潘文凯当天1时30分在自己的家乡胡志明市古芝县逝世。

潘文凯是越南社会主义革新开放初期党和国家高级领导人之一,在任期内越南制定颁布多项推动私营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的法律法规。

潘文凯1933年12月25日生于西贡(今胡志明市),1947年参加革命,1997年9月当选为政府总理,2002年当选连任。

潘文凯曾多次访华,担任总理期间曾于1998年、2000年和2004年访华。

责任编辑:张建利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