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足球周刊 > 确成硅化营收增2.6亿净利仅增20万 关联方为家族企业或存利益输送

确成硅化营收增2.6亿净利仅增20万 关联方为家族企业或存利益输送

2018-06-25 06:53:10 来源:足球周刊

    足球周刊记者  魏度 实习生 万少清

    世界最大绿色轮胎专用高分散二氧化硅制造商之一的确成硅化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确成硅化)正在闯关A股IPO,或将受其龟速增长掣肘。

    这家成立于2003年、2011年完成股改的民营公司,在其上市途中备受争议。

    确成硅化由公司实控人阙伟东、陈小燕夫妇创立,却由设在香港的投资公司华威国际控股。公司曾引进九鼎系、红杉、朱雀等众多私募大佬入股,在公司IPO之前,红杉等多家PE机构集体出逃。机构大撤退或源于确成硅化经营业绩增长缓慢以及对税收优惠的依赖。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达到10.66亿元,较2016年增长了2.63亿元,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仅增长20.25万元。获评高新技术的确成硅化享受的税收优惠也很可观,近三年合计达到1.66亿元,超过净利润的三成。

    值得关注的是,同业竞争也将是确成硅化无法逾越的屏障。与确成硅化同在江苏无锡的无锡恒享白炭黑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无锡恒享) 由阙伟东妻子陈小燕之父、兄控制,公司主营业务与确成硅化高度相似,客户与供应商重叠。

    6月21日,一投行人士向足球周刊记者表示,关联方同业竞争难以规避利益输送,IPO之时将会受到高度关注。

    此外,作为一家高新技术企业,确成硅化全资子公司安徽确成多次因环保违规被处罚。对此,确成硅化并未如实披露。

    增收不增利  机构集体撤退

    营业收入超10亿元、净利润接近2亿元,看似有着较强盈利能力的确成硅化却陷入了增收不增利困境。

    招股书显示,确成硅化主要从事沉淀法二氧化硅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已形成从原材料硫酸、硅酸钠到最终产品二氧化硅的完整产业链,是世界最大绿色轮胎专用高分散二氧化硅制造商之一,也是世界最大的动物饲料载体用二氧化硅生产商之一。公司称,核心产品率先通过世界主流轮胎公司认证,产品国外销售比例逐年提升。2014年至2016年,国外销售收入分别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34.82%、36.53%、45.40%。

    或许正因如此,从2011年开始,九鼎系、红杉资本、朱雀投资等众多知名私募争相入股,2016年4月,公司已在新三板挂牌,实施定增之时,11家PE机构联袂捧场。

    然而,与大多数公司IPO前夕PE等机构突击入股相反,确成硅化从新三板转向主板之前,大量机构出逃。截至目前,包括红杉资本在内的8家基金股东退出,不乏清仓者。

    机构撤退或是看淡公司发展前景。2017年盈利能力大幅减弱或能说明这一问题。

    近三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7.22亿元、8.03亿元、10.66亿元,同比增幅为17.97%、11.22%、32.75%,2017年增幅明显扩大,但净利润增长却相反。同期,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12亿元、1.87亿元、1.90亿元,同比增幅为14.29%、66.96%、1.60%,2016年净利润暴增,2017年仅微增。

    微增的净利润中,非经常性损益功不可没。近三年,公司非经常性损益分别为-79.67万元、133.53万元、406.37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2016年、2017年的净利润为18572.72万元、18592.97万元,2017年较2016年仅增加20.25万元。营业收入增长2.63亿元,净利润仅增长20.25万元,其主营业务盈利能力可见一斑。

    不仅如此,因为获评高新技术企业,确成硅化享受的税收优惠不少。

    近三年,公司享受的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优惠金额分别为1120.96万元、2069.03万元、1862.82万元。同期,享受的加计扣除所得税优惠分别为176.50万元、224.13万元、261.56万元,减计收入的所得税优惠金额分别为107.21万元、119.89万元、126.97万元。此外,公司享受的出口“免、抵、退”税金额合计为2140.52万元、3008.67万元、4222.14万元。

    上述税收优惠金额合计为3792.16万元、5902.85万元、6896.40万元,分别占当期净利润的33.95%、31.56%、36.30%,三年合计达到1.66亿元。由此可见,税收优惠对确成硅化的净利润贡献不小。

    与关联方公司同业竞争难免

    主营业务高度相似,与关联方公司同业竞争难免,这或将是确成硅化此次IPO最大的拦路虎。

    确成硅化主营主营化工原料白碳黑的生产和销售。在公司所在地江苏无锡,有一家名为无锡恒享的公司与其主营业务高度相似,这家公司法人代表陈尧祥、实控人陈南飞,二人正是确成硅化实控人阙伟东之妻陈小燕的父亲、兄长。阙伟东与陈小燕为公司实控人。

    其实,近三年,与阙伟东关系密切的家族成员控制的关联企业有9家,与确成硅化主营业务相似的有2家,即无锡恒享和无锡恒诚,均由陈南飞控制。

    资料显示,无锡恒亨前身是村办企业无锡白炭黑厂,阙伟东及其岳父陈尧祥、大舅子陈南飞作为主要管理者参与经营。1998年,该厂改制为无锡恒亨,阙伟东及陈尧祥、陈南飞入股,并担任公司主要经营负责人。

    招股书披露称,2011年12月,阙伟东辞任无锡恒享总经理,并拟将所持35%股权转让,未果。直到2015年5月,阙伟东将这部分股权转让给妻子陈小燕,一个月后,陈小燕又将其转让给陈南飞。至此,阙伟东才真正推出无锡恒享,陈南飞及父亲陈尧祥分别持股65%和35%。

    并列第一大股东、总经理之职,毫无疑问,阙伟东对无锡恒享具有重大影响。

    此外,无锡恒享与确成硅化的客户与供应商还存在重叠。

    无锡恒享的前十大客户中,通用科技、中策橡胶也是确成硅化的重要客户,供应商中,A股公司井神盐化及连云港碱业均为两家公司重要供应商。

    另一家关联公司无锡恒诚的主营业务与确成硅化的白炭黑业务高度相似,也同在无锡。同样,无锡恒诚与确成硅化在客户及供应商方面均存在重叠现象。近三年,确成硅化向重叠的客户销售收入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达到29.10%、23.76%、13.98%,向重叠供应商采购交易金额占当期采购金额的4.58%、11.84%、13.25%。

    对于上述两家关联方公司,确成硅化在招股书中称,不存在利益输送情形。保荐机构及律师核查后认为,报告期内,公司人员、技术、资产、资金等方面相互独立,客户、供应商重合符合行业特点,价格合理,不构成同业竞争。

    上述投行人士称,同城两家公司,即便不是关联方,主营业务相似,同业竞争也不可避免。至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简单的声明也缺乏说服力。

    环保处罚未披露  募投项目变更

    预披露更新时变更募投醒目,也让确成硅化成为舆论焦点。

    确成硅化的IPO募资属于“先上车后买票”情形。去年7月14日,公司预披露显示,拟募资4.66亿元,其中高达3.7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2016年底,公司货币资金高达4.7亿元。财务数据显示,公司负债率低,偿债能力强,现金流充裕。不差钱仍募资补充流动资金,被市场笑称为“自娱自乐”。

    今年3月,确成硅化进行预披露更新,变更了募投项目,取消3.7亿元补充流动资金,置换为年产7万吨水玻璃、7.5万吨绿色轮胎专用高分散性二氧化硅项目。

    值得关注的是,这一项目拟在福建沙县高砂镇渡头工业区内建设,新建厂房所需土地使用权系确成硅化全资子公司三明阿福通过法院拍卖而得。

    三明阿福于去年10月9日成立,一个月之后,确成硅化通过增资及股权受让获取100%股权。同时,三明阿福通过参与法院公开拍卖,获得福建海能新材料有限公司土地、厂房及其他资产,成交价为9056万元。令人玩味的是,这一资产曾经3次拍卖均流拍,起拍价格也由评估价“降价”近3成,三次均无人报名参与竞拍。三明阿福的成交价,接近标的物评估及首次拍卖价格。

    除了募投项目变更外,身处重污染行业企业,确成硅化的曾因环保违规被处罚也备受关注。

    公开信息显示,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全资子公司安徽确成从外省拉来了大量工业废料, 在安徽凤阳县硅工业园附近就地挖坑掩埋,数量多达300吨。对此,安徽确成被当地环保部门处罚, 责令停止填埋并妥善处置,同时罚款3万元。

    2014年9月,安徽确成还因“不正常运行大气污染物处理设施”,被处以5万元罚款。

    此外,去年9月,子公司无锡东沃被查出在9个项目上存在安全隐患。

    上述环保安全等问题,确成硅化均未披露。而其披露的违法违规主要涉及3次房屋违建,被罚款145.36万元。

    上周,针对上述问题等,足球周刊记者向确成硅化发去了采访函,未收到回复。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