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文章教程 下的文章

原标题:中国官方将出炉“外国被盗文物数据库”

中新社北京4月14日电 (记者 应妮)中国国家文物局14日在其官微及官网全文发布了《追索海外文物绝不能再让“亲者痛”》(以下简称“《追索》文”),该文出自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副院长、教授霍政欣之手。此外,国家文物局相关负责人透露近期将发布“外国被盗文物数据库”,数据库中的文物在中国境内不得拍卖。

资料图:入藏中国国家南海博物馆的海外文物。 中新社记者 骆云飞 摄资料图:入藏中国国家南海博物馆的海外文物。 中新社记者 骆云飞 摄
《追索》文指出,以此次虎蓥拍卖为例,尽管英国拍卖机构的行径已引起多方谴责,但从法律角度来看,现阶段启动法律程序追索并非理性选择。目前的两项国际公约(197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支持的制定的《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和1995年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制定的《关于被盗或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支持文物原属国追索流失文物,但它们均无法适用于虎蓥。前者因为英国2003年才批准加入所以“法无溯及力”,后者英国则还没加入。

《追索》文认为,尽管追索海外文物面临严峻的法律环境,但中国政府及相关机构和个人仍然可以积极作为。

首先,对大多数当代非法流失出境的文物应及时依据国际条约机制进行追索。

其次,对于虎蓥这样的历史流失文物,主管机关应及时发声,表明中国立场。此次国家文物局对虎蓥拍卖所做的严正声明,就能为今后可能进行的追索行动奠定基础。

再次,对于非法流失出境的文物,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应该拒绝参加商业拍卖。

事实上,国家文物局相关负责人也在日前指出,在谴责英国相关拍卖行不道德行为的同时,我们要做好两件事。一方面,国家文物局近期将发布“外国被盗文物数据库”,在国内市场集中公布外国政府通报的被盗文物信息。上述文物,在中国境内不得拍卖。另一方面,要更加爱护和珍惜本国的文化遗产,密切关注国家文物局、公安部联合发布的“中国被盗(丢失)文物信息平台”,在文物市场领域为国家文物安全做出贡献。(完)

张振清张振清

北京时间4月12日晚间消息,(Nasdaq:VNET)今日宣布,公司联席CEO张振清(Steve Zhang)因个人原因决定辞去CEO职位,他将于2018年6月30日正式离职。

张振清自2015年10月起担任公司CEO,离职后,他将继续担任公司顾问。此外,公司另一位联席CEO王世琪将继续担任公司CEO之职。

世纪互联董事长陈升对此表示:“感谢张振清在过去数年对公司的奉献,尤其是在公司面临挑战之际,他展示除了杰出的领导才能。”

世纪互联CEO王世琪称:“感谢张振清在过去数年对公司做出的贡献,他为公司的未来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我们敬佩他的领导才能,也祝愿他今后一切顺利。”(李明)

原标题:内容要更净化,高科技防沉迷——代表“两步法”建言网络游戏健康发展

新华社北京3月17日电(记者邬慧颖、侯雪静)“我带来的这份建议,或许反映了当下很多家长、教师的迫切愿望。”全国人大代表、江西财经大学环境与贸易研究中心主任李秀香说,网络游戏发展对未成年人群体带来的负面影响一直是社会关注焦点。她建议,一方面要完善游戏内容审核机制、进一步净化游戏内容,同时要运用人脸识别等高科技手段进一步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游。

李秀香介绍,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网络游戏已变得随处可及,游戏产业发展迅速。但产业发展的同时,由于未成年人群体自我管理能力薄弱,他们沉迷网络游戏也一直是家长、教师头疼的问题。

“从端游、页游再到如今的手游,由于目前网络游戏庞杂,准入门槛较低,管理难度大,因此部分企业仍然选择打‘擦边球’,在游戏中掺杂一些暴力、色情的内容。这对未成年人成长极为不利。”李秀香说,尽管相关监管部门一直对网络游戏严格把关,但网络游戏行业粗放发展、部分网络游戏有较强隐蔽性,致使监管阻碍重重,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发展带来较大危害。

李秀香分两步对网络游戏发展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第一步,进一步净化网络游戏内容。

“要完善游戏内容审核机制。可成立专门的审核机构,在游戏发行前对游戏内容进行定性,对于内容不易于未成年人娱乐、易沉迷的网络游戏坚决禁止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参与。”李秀香表示,“还要提高网络游戏制作商、运营商的准入门槛,提高网络游戏的制作质量和文化内涵;加强对游戏产业链尤其是运营商的监管,对擅自违反规定提供给不适合年龄层面消费者的运营商要予以惩戒,游戏发行者承担连带责任。”

第二步,运用高科技手段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游。

李秀香说,她在与一些中小学生交流时发现,“限时”“实名制”等手段并不能很好地规范未成年人玩手机游戏的行为。她建议,监管部门要借助高科技手段,如人脸识别和指纹识别等技术,促进实名制和未成年人防沉迷系统更加有效发挥作用。

责任编辑:张建利

原标题:2018全国两会丨全国人大代表赵启三等:建议虹膜信息纳入公民信息采集

新京报快讯(记者沙雪良)虹膜信息能否纳入居民信息采集?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期间,来自河南代表团的赵启三等29位全国人大代表提出,建议在我国新一代社保卡、身份证、护照等系统纳入虹膜信息采集,并率先在特定省份、特定领域示范应用。

建设“数字中国”,运用大数据促进保障和改善民生,数字身份系统的安全水平也应提升。赵启三等代表认为,应推进数字身份系统与传统的身份证(社保卡、护照)结合,将虹膜、指纹和人脸等生物识别信息录入身份证(社保卡、护照)当中,形成身份证(社保卡、护照)、虹膜、指纹和人脸等多合一的身份识别系统,提高传统身份证件的安全级别。

“虹膜识别比人脸、指纹等办法更能保障数据安全。”赵启三等代表提出,人脸识别和指纹可以凭借3D可动头套、指纹套伪装,虹膜结构复杂,难以仿造盗取,且识别过程无需接触。目前,虹膜识别技术已大幅提高且广泛应用。在国家安全和公共管理领域,印度、墨西哥等国家已率先推行公民虹膜身份系统。近年来,全国各地已开办异地办理身份证业务,这为中国快速建设虹膜生物识别库提供了便利的基础条件。

赵启三等代表建议,在我国的新一代社保卡、身份证、护照等系统纳入虹膜信息采集,建立完善的虹膜数据采集系统和虹膜数据库。在特定省份和特定领域,比如公安、金融、社保、教育、扶贫、生存认证等进行先行先建的示范应用。此外,也要通过立法,确保虹膜等公民隐私数据的安全。

     

责任编辑:张义凌

巩振兵巩振兵

来源:北京商报

肖玮 郭诗卉

3月16日晚8时左右,外卖董事长(原CEO)巩振兵在微信朋友圈分享了一首歌曲,名叫《启程》,随后他在百度外卖的同事纷纷评论并送上祝福。而北京商报记者独家获悉,巩振兵已经离开了百度外卖,这也是继百度外卖原CTO耿艳坤、原副总裁陈青离职后,又一位创始团队成员离开。而巩振兵的离职也被不少公司内部人员视为百度外卖这一品牌正由强转弱的一大征兆,同时也是其母公司饿了么即将进入阿里的信号。

创始团队接连出

事实上,此次巩振兵的离开,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是“早晚的事”,百度外卖自被饿了么收购以来,公司原高层离职的消息便接连不断。巩振兵作为原百度外卖的CEO,虽在收购后不久就被任命为百度外卖董事长,但这一任命在外界看来就是被架空,不再掌握话语权。虽然这一说法饿了么方面表示并不认同,但据百度外卖内部人士透露,在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巩振兵便很少现身,也很少参与百度外卖的相关事务,在被任命为百度外卖董事长之后更是如此。据相关知情人透露,巩振兵已经收到了一些公司的邀约,但他并未明确未来的去向,仅表示希望能够借此机会多陪伴家人。

企业被收购,原高层离职似乎是互联网行业普遍规律。去年8月24日,饿了么正式宣布收购百度外卖后,9月8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百度外卖原CTO耿艳坤便离职,随后加入此前与百度外卖传出绯闻的顺丰,他的离职也成为百度外卖高层“出走”的开始。去年12月18日,负责百度外卖渠道及商户的百度外卖副总裁陈青离职,有传闻称陈青已加盟去年被收购的外卖平台到家美食会。

上述这三位是百度外卖创始团队的核心,除此之外,百度外卖物流、渠道、技术等主要部门的部分管理层也相继离开,而高层震荡也对百度外卖的业务造成的很大的影响。一位百度外卖内部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百度外卖已经没有了当初的优势,消费者投诉不断增加,品牌影响力趋弱。

或为进阿里铺路

无独有偶,2月26日,一则阿里即将收购饿了么的传闻成为今年春节后外卖行业的首个重磅消息,虽然阿里及饿了么均未对此传闻做出公开回应,但在次日,饿了么投资方华联控股发布公告证实了阿里正在与饿了么就收购事宜接触的消息,但否认了自己与就饿了么股权转让事项签署协议的说法。而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上周百度外卖高层也曾与阿里方面有过接触,这也被百度外卖内部人士认为是阿里在收购饿了么之前来了解公司的情况。

事实上,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是由阿里提供融资支持,由此很多业内人士认为是饿了么即将进入阿里的信号,虽然当时饿了么CEO张旭豪明确否认了这一说法,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双方在就收购事宜进行接触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饿了么在宣布收购百度外卖时,张旭豪就曾明确表示是饿了么与百度外卖将实行双品牌运营,而在收购后的第一份人事任命中,新任百度外卖CEO魏海的主要负责百度外卖业务及双品牌战略落地工作。但在上述收购宣布后不久,双方就开始在部分地区强推融合,对百度外卖的代理商、渠道、商户等资源进行融合和裁撤,并引发了百度外卖代理商的不满。与此同时,百度外卖原有专职配送团队也已经所剩无几,该公司此前优势所在的自营物流也变为主要以众包为主的配送模式,并且这部分运力也已全部被划入饿了么的运力池。在上述百度外卖内部人士看来,这样的强力融合也是造成目前百度外卖配送效率低下,投诉不断增加的主要原因,而这也直接导致了百度外卖市场份额的进一步流失,所谓的双品牌运营也几乎成为泡影。

饿了么在收购百度外卖时所说的双品牌运营,在当时被很多业内人士认为是挽留百度外卖核心团队的做法,但实现的可能性却很小,而随后双方强推融合的做法,也与双品牌运营的思路相悖。有分析人士指出,这样快速融合,很有可能是在为阿里收购饿了么做准备,尽可能减少收购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阻力。

平台之争远未结束

百度外卖风光不再,但同时在外卖市场的平台之争还远未结束。目前,两大主角美团外卖及饿了么的市场份额也在近半年内有了十分明显的变化。就在饿了么宣布收购百度外卖当天,饿了么及美团外卖就已经开始了数据之争。当时美团外卖提供了一份来自Trustdata的《2017年上半年中国外卖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中国外卖市场交易规模为911.9亿元,报告期内中国外卖市场份额(交易额)美团外卖以45.2%领跑,饿了么以36.4%位居第二,百度外卖则仅占有6.3%。而饿了么也旋即提供了一组来自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中国在线餐饮外卖市场研究报告,报告显示目前外卖市场市场份额中,饿了么以41.7%保持领先,美团外卖以41%紧随其后,百度外卖则仍然保有13.2%的份额。

但在近日,国家信息中心发布了一份《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8)》。报告显示,在生活服务领域共享创新火爆的同时,市场淘汰、企业并购的步伐也在加快。以外卖市场为例,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行业格局基本确定,行业市场份额集中度进一步加剧。但更值得注意的是,报告中提到,目前美团外卖用户数超2.5亿,占据62%的中国市场份额,活跃配送骑手超过50万,覆盖城市1300个。从此数据表现来看,饿了么在收购百度外卖后市场份额不增反降,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反应出外卖“双雄”目前的发展状况,同时也印证着百度外卖正在渐行渐远。

但外卖市场格局还在不断发生变化,除了美团外卖以及饿了么之外,百胜中国以及即将开始运营的滴滴外卖都是外卖市场的新秀,它们也将为这看似已经确定的外卖市场格局增添不小变数。但无论这些平台未来将会选择什么样的打法,都需符合现在的市场趋势,在改变传统餐饮行业的同时服务好平台的用户及商户。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